回顾2018年币圈各种跑路,一98后少女卷走1.5亿


提起比特币或者是区块链这几个字,让人“发狂”的同时也让人“抓狂”。

2017年无疑是比特币近几年来最风光的时候,那时候人们疯狂的买各种虚拟币,各种币发飙似的狂涨,比特币和区块链这几个字成为当时了最流行的话题,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水涨船高,行业的发展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价格也冲到了2万美元一枚,比特币已经把人们“涨蒙”了这个说法一点也不夸张,不少没有投资比特币的人还感慨“这是何方神物”!

然而到了2018年,美好的剧情没有续集,大户高位狂套现,空头发力碾压,行情各种暴跌,ICO各种失败,投资者和矿工各种亏损,币圈各种跑路......所有的这些,没有一样不让人“抓狂”,对所有人来讲,这个充满熊出没的寒冬真的非常可怕,2018年即将过去,我们来盘点一下这一年来币圈跑路的众生相。

*以德:最“不可能”的跑路

币圈的春节十分热闹,3点钟群热度刚过,以德交易所跑路的事件又喧嚣尘上。

2月21日,以德交易所被曝停止交易,实际控制人陈军跑路。

作为第一个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上建立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以德一直标榜自己是“分布式,去中心化,加密签名交易”。根据该交易所交易记录显示,以德最高日交易量达到2000万美金,曾是以太坊上日交易量最大的DApp。

良好的口碑、不错的业绩却和突然爆出的跑路放在了一起。而这一切,都与以德ICO有关。

1月1日以德发布众筹计划,众筹结果是团队土崩瓦解的导火索。

“因为本次众筹结果差强人意,团队仅获得了9526个ETH,按照当时价格计算,这些以太坊价值800万美金。这与动辄数千万美金的ICO项目相比,的确没多少。”参与以德ICO的投资人林新表示。

于是,团队内部分成了两派。

第一派以参与ICO的投资人为代表,他们认为即便众筹结果不理想,仍需按照白皮书的计划进行下去,可以通过拉盘来提高币值,激活投资者的热情。这符合早期投资人的利益诉求。

第二派以交易所实际控制人陈军为代表。陈军认为需要进行第二次ICO,发行新的代币,以获得更多融资。这种方法损害了早期投资人的利益。

此后,“窝里斗”的以德,又遇到了分叉问题。

2月19日,以德创始人Zack又将以德平台进行了分叉,得到了分叉后的全新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ForkDelta”。

分叉后,以德币(ETD)本就混乱不堪的市场一发不可收拾,行情一跌再跌。随后,交易所控制人陈军跑路的消息也在网上流传开来,导致该代币当天暴跌。回顾2018年币圈各种跑路,一98后少女卷走1.5亿

据CMCC12月18日数据显示,以德平台代币ETD已归零。

虽然Zack已经将以德出售,但是今年11月份,以德依然遭到了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SEC认为该交易平台没有注册为交易所与申报豁免文件,Zack为此被SEC罚款30万美金。

创始人分叉,负责人跑路,投资人维权,平台代币归零,以德此前良好的口碑,漂亮的业绩被消耗殆尽。

下面是陈军团队接手以德后,大事件盘点:
2017年12月15日陈军、孙遥、瞿佳伟收购由Zack创始的以德交易所,同日签署股权协议;
2017年12月19日聘用刘文清为CEO;
2018年1月1日,ICO公募上线;
2018年1月3日持续利好;
2018年1月15号ICO结束;
2018年2月10日,以德平台瘫痪;
2018年2月19日,以德建立在合约上的开源区块链项目被分叉,分叉交易的名字叫做ForkDelta;
2018年2月21日,以德平台停止交易;
2018年6月,以德事件仍未尘埃落定,众多投资人寻求媒体帮助,表示以德币已归零,补偿遥遥无期;
2018年12月份,以德平台代币“归零”。

*六点公会:最“套路”的跑路
今年1月份,一家“代投”网站进入投资者视野,这家网站声称自己是一家综合类区块链媒体,业务之一是介绍代投。

管理严格的电报群、高调揭露虚假ICO......该网站给了众多投资者靠谱的印象,加上六点钟公会对自己业务的包装,投资者纷纷放下戒心,加入该“媒体”的官方电报群。

但是,靠谱外表下,隐藏着六点钟公会一颗跑路的心。2月12日网站负责人在募集了价值300万的以太坊之后,清空了电报群,消失在互联网。

事实上,项目方在此之前就为跑路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可以说是套路满满。

套路一:白送1000个本体,吸引流量

1月30日,“邀请4个电报群友,送1000个本体”这条消息出现在六点公会的电报群,这让电报群人数瞬间暴增。

套路二:耐心回答问题,让投资者产生信任感

2月5日,当六点公会电报群人数达到500人时,群内管理员公布了基石ABT的私募信息,要求有意愿的投资者可以先登记姓名、电话、打币地址。

“在那个群里,每天有人问各种问题,每个人的想法也不一样,他们很有耐心,不投就有点不落忍了。”当时投资该了25个ETH的施虎说道。

“客服”专业及时地回答投资者的问题,让投资者觉得这是一家“大公司”,很专业。

套路三:“键盘侠”配合唱反调

据投资人描述,当时群里面有个专门唱反调的“键盘侠-张凯”,单独加了这位“张凯”的投资资者林川表示,“对方告诉他六点公会群内等级制度很严,他自己一般就投五个币,还经常投不上,额度大才有可能进名单。”

连唱反调的都在说这个项目团队的正规化,这很能打消投资人的疑虑。

套路四:“退币”

受害者林川表示,他放下防备心的原因就在于,“群内发布的Arc代投,说好的满200多个以太坊才截止,然后突然下午4点就截止了,后来有人还打了过去,但是退币了,我就私聊管理员问他还有没名额,他说没有了,我说给我争取一个,他还是说没有。”

退币行为,营造了一个假象,即项目方不会多收哪怕一个代币。

经过几轮套路,很多投资者都乖乖就范,参与了该电报群的项目,但是接下来剧情突然反转。

2月12日凌晨一点,六点公会电报群解散、网站信息全部被删除,项目方带着ETH消失在互联网世界。林川表示,回忆完整个过程,六点钟公会电报群俨然就是一群善于伪装的骗子组成的诈骗团伙。

骗子的这些套路,“成功”蒙蔽了不少投资者。据不完全统计,约有40位投资人损失了309个以太坊,合计人民币约三百万。

下面是六点公会跑路历程:
1月30日,邀请4个电报群友,送1000个本体;
2月5日,发布了基石ABT的私募信息;
2月12日凌晨,六点公会所有电报群删除、网站删除、涉及人员账号删除,最终凭空消失。
整个过程用时22天。

*超级明星(MXCC):涉及金额最大的跑路
3月14日,超级明星(MXCC)价格归零,团队跑路。

从开始募资,到价格下跌90%只用了不到6周时间,涉嫌金额达到3亿人民币,成为所有跑路项目中涉嫌金额最大,持续时间最短的项目。

MXCC代币发行总量为3亿,其中用于私募的数量为1.2亿。根据当时MXCC代币成本2.5元计算,该项目团队总共筹集了近3亿人民币。

“官方公告明确强调会在1月26日首发火币,并在此后陆续上线聚币网、比特儿、中币等众多个知名交易所。”MXCC的投资人王力表示。

但打脸的是,首发火币成为泡影。1月27日,MXCC仅上线了不知名的香港尚亚交易平台。

据公开数据显示,MXCC代币开盘价格仅为0.2元,盘内最大跌幅超90%,破发严重。面对如此巨大的价格差,给了原本幻想一夜暴富的投资者们沉痛一击,纷纷要求退币。

随后,超级明星(MXCC)项目团队发布公告称,项目官网和交易所均遭受不明攻击。同时官方还声明,表示有团队恶意砸盘,才导致项目币价暴跌。

此后,项目再无任何进展。

目前MXCC还能登录,但是网站更新只停留在2018年1月29日。

*“攻破”币安的程序员:涉及金额最小的跑路
3月21日,微博网友“程序员的快乐”在微博挑衅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称可以在一个星期内攻破币安,如果成功,需要币安奖励1000个比特币。随后几日,该网友在其微博放出以太坊地址,称需要网友赞助,赞助人也可根据转账资金截图入群获取内部消息。

在此过程中,“程序员的快乐”还对外表示“这纯粹是我和币安技术人员的一场实力大比拼,而且我觉得我的胜率在50%左右。”

币安真的那么容易攻破吗?

看起来,一场针尖对麦芒的鏖战即将上演,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程序员的快乐”在获得了11.8个以太坊资助后,随即删除个人微博,并转走其以太坊地址中所有代币。按照当时以太坊价格计算,程序员“卷走”了大约47000元的加密资产,成为2018年涉及金额最低的跑路事件。

对此,不少网友表示愤怒:“太没出息了,拿了11.8个以太坊就跑路,简直是币圈耻辱。”

有人则戏称这位程序员为“挑事的程序员”。

或戏谑,或黑色幽默,“程序员的快乐”成为今年币圈涉及金额最小的跑路事件。

*Wfeex与DASH-M:最“露骨”的跑路
7月11日晚上7点半,Wfeex在官方微博发布跑路公告:

抱歉,我们的失误,所有项目进程都暂停 。

游戏里面的币请及时提出,我们,再见。你以为你们是韭菜?你特么就是一个大傻X?给足了打击出货的机会,你们就是心大,怪谁?去OK封我权限啊、去举报我啊。

消息发布后,Wfeex价格瞬间暴跌。

Wfeex,曾号称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基于Wifi的区块链项目”。并表示自己是2018最火的项目,官方数据表示,约三分之二的中国Wifi市场已经被其拿下。

如此“高调”的宣传,的的确确吸引了大量关注。因此,突然高调跑路,也在行业内引起了震动。

“肺都要气炸了。”曾经得到内部消息购买Wfeex代币的萧天,看到这个公告之后说道。

外人看来,Wfeex不过是区块链行业众多泡沫中的一个,但是在利益相关者眼中,代币价格每下跌一个百分点,就相当于割肉。

Wfeex项目方发布跑路公告之后,Wfeex/USDT在OKEx上突然下跌,一度从0.0062跌至0.0024,15分钟跌幅超60%。这也让该项目获得“币圈第一公开跑路项目方”的称号。

*DASH-M直接在跑路公告中谴责了投资人“贪婪的罪性”。
今年7月份,DASH-M项目方在官方网站发布了这样的公告:

阿里路亚!耶和华说,贪婪是人类的原罪!

我们就是接到神的旨意来惩罚你们这些贪婪的人,但神不会亏待我们!我们带着2千万人民币跑路了!我们带着2千万人民币跑路了!我们带着2千万人民币跑路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当你们看到这份公告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国外逍遥快活了。

DASH-M的跑路,颇有高高在上、谴责众生的味道。

但是《圣经》上并没有记载这样的原话,相反,路加福音六章三十七节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相比于散户的贪婪,这群“在国外逍遥快活”的诈骗者,是不是更大的贪婪者,会不会受到耶和华的审判呢?

DASH-M项目仅仅进行了2个月,就面临了平台跑路的结局,这种肆无忌惮的跑路方式,也给本就陷入寒冷的币圈再次蒙上了阴影。

*土拨鼠:最“狡猾”跑路
6月21日,一款名为TBS(界内俗称土拨鼠)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跑路。该平台的跑路特点就像平台本身名字一样滑稽而狡猾。

TBS原名UPS,而UPS是美国全球性的物流公司的缩写。该平台起初盗用UPS名称发展客户拉拢资金,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涉案金额就高达近千万元人民币!

土拨鼠团队的狡猾之处在于还与一些掌握客户资源的渠道合作拉拢散户。“平台官方人员与推广方一唱一和,在推广群里营造一个繁荣的虚假景象,导致很多用户购买了该平台的数字货币TBS币。”参与过该投资的孙倩说道。

孙倩在这个项目中投入了20个ETH,按照5月初均价4500元计算,这些ETH价值9万元。

5月底,TBS官方又推出了一款名为TBS区块链的手机App,利用具有诱导性的宣传标语鼓励用户继续进行充值认筹项目代币。

“现在看来,上线App实际上是为跑路做最后的准备。”孙倩在复盘整个事件时,恍然大悟起来。“谁也没有想到官方正在暗地里策划跑路。”

而此时TBS的市场价依然走势大好,许多投资者依然向TBS官方账户里转账了大量资金。

好景不长,6月21日该项目官网内容被删除,投资者手中的所谓的代币也全部归零。

“现在看来,土拨鼠就是个传销项目,害怕。”孙倩说道。

*Pure Bit:最“内疚”的跑路
11月9日,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Pure Bit突然关闭其官方主页,卷走了1.35万ETH(280万美元)后消失。

在追踪Pure Bit ICO的以太坊钱包时发现,从11月4日开始,该钱包有多笔ETH流入,但在11月9日下午5点半左右,钱包中以太坊被全部转出。

经调查,Pure Bit是一家“交易挖矿”型交易所,原计划于今年11月底推出ICO,并将为投资者分发平台代币Pure。

目前,Pure Bit官方主页还处于关闭状态。令人不解的是,Pure Bit在将投资者全部清理出群之前,还在群里还发送了一条信息,写着“谢谢”。此外,该交易所的CEO还把自己Kakaotalk的用户名修改为“对不起”。

*王凯歆:最“年轻”代投跑路
王凯歆曾因神奇百货项目为大众熟知。2015年时,王凯歆还是个17岁天才CEO,带着神奇百货参加了北京卫视的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以一句“让你们赚够95后的钱”,引得现场五个资本大佬争抢,神奇百货也获得2000万A轮投资。

王凯歆因此获得“神器少女”的称号。

但是,2017年之后,王凯歆开始负面缠身。从非法辞退员工,到涉嫌偷税漏税到私德被指摘,最后,神奇百货销声匿迹。2017年7月王凯歆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98年鬼才少女新项目》来袭,宣布再次创业,信誓旦旦的要投身“大健康产业”,结果不到一天时间,她的账号就因为涉嫌欺诈被微信平台封杀了。

入局大健康产业失败后,王凯歆又将视线聚焦在了当下最热的区块链上,成为了一名代投。

但是她的代投事业与创业经历一样,负面缠身。

2月16日,徐明星直指王凯歆“诈骗”。徐明星透过微信朋友圈宣布,平台旗下全球通用积分OKB并未进行私募,没有任何人能拿到OKB额度。而此前,王凯歆在朋友圈公开称“OKB有货”。

不过与后来的跑路事件相比,这种明目张胆的欺骗行为显得不足为道。

2月23日,王凯歆清空微博内容,并携1.5亿元代投款跑路,这成为当时影响最大的代投案件。

当然,在2018年跑路事件中,李诗琴、夜色、筑梦等等名号早已耳闻则诵,但是年龄仅有19岁的王凯歆,无疑是所有跑路事件当事人中,年龄最小的。

如何辨别即将跑路的区块链项目

面对监管严重缺位的币圈,我们在戏谑这些跑路项目方的同时,也要加强个人风险管理能力,否则下次走上维权道路的可能就是你。

那么,我们该如何辨别即将跑路的项目呢?

以近期代币涨跌幅为例,这些暴跌的品种往往市值较低,如NGOT,GCC,ZEUS等等,在过去24小时暴跌幅度超过90%,市值趋近于零。

24小时暴跌幅度大于50%的区块链项目,极大概率是项目方正在砸盘,跑路。

10月份,消费链CDC的崩盘就完美印证了这个观点。

从10月20日到11月5日,短短半个月,该项目代币价格下跌幅度达到71%,期间最大单日跌幅达到30%。当业内媒体在11月5日爆出该项目“有跑路嫌疑”后,CDC代币价格随即下跌90%。

目前,CDC日交易量只有2万人民币左右,接近归零。

当然,除了代币价格在短时间内大跌,项目方准备跑路的特征还有很多。

例如,曾经站过台的大佬开始撇清关系,说明项目有黑幕出现或者大佬已经达到收割目的,项目跑路风险加大。曾经募资超过10亿的太空链,在薛蛮子等币圈大佬撇清关系之后,币价大跌,目前已接近归零。

其他特征还包括项目方声称自己遭到黑客攻击,网站与App问题不断,客服不能及时解决投资者提出的问题等等。

这些,都能够从侧面反映项目方正在跑路。

2018年年初,区块链行业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那时候人们还在幻想着华尔街进场,超级大牛市必将重现。

但是,一年时间过去了,人们经历了加密货币市值跌去80%,大量项目方花式跑路,公链技术迟迟不能落地,以太坊跟一年前一样拥堵,EOS黑客事件不断发生,比特币迟迟不能升级......

2018年即将过去,2019年区块链行业又会经历怎样的风波?未来未可知,但是作为从业者,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属于区块链,区块链属于未来。

备注:文章转载自鸵鸟区块链,由BTCC Global新闻部采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