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挖比特币的成本较国内低八成,这对失落的矿工来讲诱惑很大


在伊朗挖比特币的成本较国内低八成,这对失落的矿工来讲诱惑很大在伊朗挖矿较国内电费低86%:
BTCC Global讯,据保守估计一些比特币矿工选择关闭了数十万台或者是更多矿机的同时,其他的矿工正在寻找其他办法来继续运营。而伊朗在电价方面对于矿工来讲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在伊朗的电费可以低至0.006美元/每千瓦时,折合成人民币仅为0.04元/每千瓦时,而在中国国内挖矿的电费平均大概在0.3元/每千瓦时或者是更高,这是有实力获得低电费的矿场的电力支出价格,对于个人来讲挖矿电费会更高。如果单纯从电费上来对比的话,在伊朗挖矿电费较国内低了86%,伊朗的电费对矿工来讲很具吸引力,虽然如此然而想要前往伊朗挖矿并不简单。

比特币采矿实际上是一种能量的套利,当生产代币的成本,即目前每个区块12.5个比特币所产生的运营费用低于比特币的市场价格时,矿工就能够获利,而运营支出中电费占了主要的部分。
总部位于德黑兰的加密创业公司Areatak的区块链研究员Nima Dehqan告诉我们,有来自西班牙、乌克兰、法国等的投资者参观了他们的矿场,Dehqan补充道,他们的公司已经和西班牙的投资者签署了一项在伊朗设立矿场的协议,这个协议有分三个阶段,“首先是确定一切顺利的测试阶段,目前已经完成;其次是一起建立新的基础设施,这个仍在进行中;第三个是希望汇集更多伊朗以外的投资者加入进来。
Dehqan表示,吸引投资者的廉价电力取决于实际电力来源,通常可以低至0.01美元/每千瓦时,且他们的公司可以运行不同规模的设施,小到2-2兆瓦的小型农场,大到10-20兆瓦。他还提到提到,伊朗的电费原本就很低,再加上最近因美帝的制裁导致伊朗里亚尔大幅贬值,使得这些机会看起来更具有吸引力,据相关资料显示,伊朗货币在今年以来已经贬值了超过50%,原因就是美帝8月宣布对伊朗实现最高级别的制裁,导致大量资本从伊朗出逃,直接影响了伊朗的货币需求。

秘密迁移矿机:
有证据显示,被称为比特币采矿强国(特别是中国)的矿工们正向伊朗寻求潜在的合作机会。为什么?因为电费实在便宜。与Dehqan提到的数据对比,在中国水电资源发达的西南地区电费可以低至0.15元人民币,约为0.02美元/每千瓦时,然而这只能是在夏季时才有这个价格,因为那时的水资源丰富,到了冬季时,电费就会上涨至0.04美元/千瓦时。

我们发现一些矿工已经开始迁移,来自中国成都的一名矿场主提到,由于担心中国政府的政策会对挖矿不利,他们已经在伊朗部署了2000多台矿机。
Dehqan的公司在一篇宣传文章中提到,“伊朗拥有非常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因此电费可以低至每千瓦时0.04元(0.006美元),但是伊朗并没有能制造矿机的公司,而现在一些二手矿机在中国被廉价出售,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商机,因为电费实在便宜,你可以在一到两个月内收回成本。”
一个私人采矿场的员工Javad Sedigh表示,当地矿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进口。他补充道,“因为没有公司运输设备到伊朗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伊朗成立了中间公司,负责机器的进口。这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在背后私密操作的。
电费非常低廉这个潜力甚至引起了像中国比特币富豪郭红才(宝二爷)的关注,10月26日宝二爷在其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告诉网友,伊朗有一个巨大的机会,因为那里的电费低至0.01美元/每千瓦时。他在视频中还提到,这很适合处在关闭矿机边缘而又难以抉择的矿工们,因为在这里他们用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来实现盈利,他还建议有兴趣的矿工可以亲自到伊朗做调查。

把矿机搬进伊朗绝不是易事:
Dehqan在接受采访中试图缓和矿工们大肆涌入伊朗的想法,因为就外国投资者来讲想在伊朗建立矿场绝非易事。那家拥有2000矿机的中国矿工表示,想要把矿机弄进伊朗有一个很重要的障碍,就是和当地矿场搞好关系。该公司还解释,目前伊朗军队的一个分支伊斯兰革命卫队在边界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有权决定哪些货物能够进入伊朗,哪些货物不能进入。矿机有可能在边境被扣留或没收,虽然一些物流公司可能有保险政策来弥补损失,但只能通过法令获得补偿,然而矿机却没办法要回。

公司补充说,这仍然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虽然我们作为代理人尽力帮助其他矿工出国,但是他们中仍有许多人犹豫不决。针对这一点,Dehqan补充道,将矿机运进伊朗不是那么容易,需要有一些特殊的运输程序。

伊朗加密社区人士试图解决困难:
事实证明,成为投资者障碍的不仅仅是边境的安全问题,另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安全隐患,就是美帝的特L普,已经把手伸向了很多地方。目前,美帝的制裁进一步阻碍了投资者的步伐,宝二爷在微信上告诉大众,虽然他也认为伊朗这个机会很有吸引力,因为在比特币挖矿难度和网络哈希率都大幅下降的时候,然而像他这样的投资者也不敢参与其中。考虑到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影响,他自己都没有亲自去考察伊朗的机会。
宝二爷说,“目前中国大多数大矿场或者是矿机制造商,都普遍不敢轻易把机会托管在伊朗那里,尽管电费具有足够大的吸引力,但是只有规模较小的矿场才会转移到伊朗去,大多数人还是犹豫不决。”

Sedighi认为,伊朗的加密货币开采本身仍然是一个合法的灰色地带,这意味着它既不完全合法也不违法。伊朗的数字货币采矿业没有获得议会的批准,但是权力仍然掌握在政府手中,与其他行情一样,矿工没有经营许可证,比如无法获得银行贷款。为此,Sedighi表示,当地的加密社区正在共同努力推动伊朗立法者通过一项保护采矿业的正式法律,从而使其能够吸引资金并实现增长。
他认为,政府之间的政治分歧不应该伤害人民,关于制裁以及伊朗加密货币社区应该使用的方法,以避免伤害性质制裁,已经进行过了很多讨论。

备注:以上资料来源于网络,由BTCC Global新闻部采编。

分享到